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超级传奇商店 第223章 指桑骂槐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52

超级传奇商店 第223章 指桑骂槐

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顾元叹放下话筒走了过来。

詹洋和孙涵,两人面面相觑,她们从来不知道,这个话不多,显得很腼腆的男孩,唱歌居然会如此好听。

看着众人艳羡的目光,两人与有荣焉。等那些路过的人离开后,酒吧里到处都在谈论顾元叹,他们也坐不住了,准备结账离开。

谁知那个年轻的老板任性了一把,给他们免单了。

“嘿嘿,以后要是没钱喝酒了就带上你,到时候高歌一曲换酒资。”

顾元叹哈哈大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长这么大,你们是第一个听我唱歌的人。”

“真的?那真是太荣幸了~”詹洋已经忘记脸上的伤疤了,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沿着凤凰路朝前走,又在烧烤店吃了点夜宵,等出来后已经快十一点了

超级传奇商店  第223章 指桑骂槐

。顾元叹看着穆香这两个情深义重的同学,认真道:“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很快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詹洋两人也在看着他,眼眸里精光奕奕。她们第一次发现,原来世上真的有男人不需要靠金钱颜值就能征服女人的,反正她们感觉自己快沦陷了。

临走时顾元叹比了个的手势,“如果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记得给我打。”说完朝街头走去,三转两转不见了。

看着顾元叹的背影,不知为什么,詹洋两人竟然看到了“孤独”。

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清、道不明,但她们就是知道,那个男孩子内心是封闭的,从未曾向谁打开过。

“涵涵,你说他爱香香吗?”

“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

说着孙涵跟到:“爱不爱的有关系吗?那些嘴里说着天荒地老的男人,有几个是真正能做到的?我反倒非常羡慕穆香,能找到个这么优秀的男孩。”

“是啊,他真的好优秀。不知道为什么,有他在身边我就感觉特别有安全感。”

孙涵惊讶道:“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啊?我还以为就我感觉到了呢!”

“咦,别动。”就在孙涵看向詹洋的时候,突然惊讶了一声。

“怎么啦?”

“别动。”说着孙涵双手捧起詹洋的脸,凑近了仔细看了起来。

“哎,洋洋,好奇怪啊,你脸上的伤疤已经快消失了。”

“啊,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啊!”

孙涵赶忙从手提包里翻出了化妆镜,递到她面前道:“你自己看~”

詹洋手捧着化妆镜,就在霓虹闪闪的酒吧街上照了起来。

正如孙涵所说,詹洋脸上那条狞恶的蜈蚣已经快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条淡淡的印记,要不仔细看得话,根本看不出来。

就在这时,孙涵也猛的想起,她因为腹腔出血,这阵子一直胸闷气短。对于冷的,还有刺激性的东西更是涓点不沾。

但今天晚上不仅喝了啤酒,连度数很高的洋酒都喝了三四两。可是别说咳嗽了,连本该有的胸闷气短都不见了。

“不应该啊,怎么会没了呢?”这是詹洋的声音。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了眼,同时道:“一定是他。”

……

顾元叹现在已经不住在墅岛花园了,那边除了经常有人不亲自来外,地方也有点嫌小,现在已经搬到古城区的郊外了。

这是一座仿古的混合式园林,名叫沈园。原来是吴都首富沈家的私家豪宅,不过现在已经归顾元叹了。

“沈园”占地四千多平方,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假山喷泉,亭台楼阁、奇花异草一应俱全,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荷塘,据说夏天的时候整个沈园里凉风习习,香飘四溢,景色非常怡人。

三进院落十几间厢房,虽然外面看起来挺复古的,但里面却科技感十足,各种现代化家用电器也是一应俱全。

这么一栋超建制的园林,一般人别说买不起了,就算你想买,那也得沈家肯卖啊!

不过在顾元叹帮沈家那位60多岁的现任董事长治好多年顽疾后,对方很痛快的就把沈园转到了顾元叹提供的人名下,连税费都一分没要他掏。

你要问了,什么病能值这么大个私家豪宅?还帮他连税费一块付了?

这是私人隐私,不过可以提醒一点,大概就是除了死亡之外,一个男人最不能忍受的事情。

沈园的匾额没换,还挂在上面,也算是掩人耳目吧。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半了,院子里灯火通明,几个刚住进来的客人都还没有休息。

见到顾元叹从前院施施然进来了,正在“夜观天象”的秦莎莎激动道:“你回来啦!”说着满面春风的迎了上来。

“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我啦?”

顾元叹发现,这个刚开始喜欢跟他互怼的小姑娘,这两天对他异乎寻常的热情,要不是没在秦莎莎眼里发现爱慕之色,他还以为人家喜欢他呢。

“哎呀,您是前辈嘛,晚辈关心您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屁,你不是说你不是江湖人士嘛,喊什么前辈?”

秦莎莎一双媚眼眯成了月牙,“人家是女孩子啦,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讲粗话呢。这回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噢~”

“咦~”顾元叹揉了揉胳膊,被秦莎莎的口气说的有点冷。

也不管他的表情,秦莎莎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她住的客房走去,嘴里乐呵呵道:“我今天下午刚熬的川贝莲子羹,你过来尝尝,看我做的怎么样?”

他也没挣扎,任由秦莎莎拉进了房间。

斜对面是何相忆跟依彤住的东厢房,窗口翘着二郎腿玩的依彤,抬头示意了下对面说:“哎,秋白,你看那个小浪蹄子,真不要脸,就这么把你师傅往她房间里拉了。”

依彤身后本来应该放电视柜的地方,现在摆了张椭圆形的布艺沙发。何相忆正缩在里面看书呢。听到她的话,抬头斜视了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人家是客人哎,你就积点口德吧!”

“什么客人啊,我告诉你,那个小丫头阴险着呢,而且说话阴阳怪气的,听着就来气。”

收回目光的何相忆,朝书桌边气呼呼的依彤看了眼,眼睛里满是笑意,“你还是先把衣服穿好吧,快走光了。”

上身仅穿了件弹力背心的依彤,小半个浑圆都露在外面,那优美的弧度看得人恨不得上去揉捏一把。

可惜这个山里妹子毫不在意,抬手拉了下背心绷带,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自豪道:“长的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太平公主一个。”

“好你个依彤啊,现在都学会指桑骂槐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何相忆也不看书了,起身扑了过去。

“啊哈哈……秋白,我不是说你啦~”

……

被称为“太平公主”的某人,此时正盯着顾元叹看呢,目光里满是希冀的问到:“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

“唔~”顾元叹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声,随口道:“不过这个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啊?”

“啊哈哈,那什么,我刚跟我姐学的一手,可能相似度有点高,但绝对是我亲手熬制。”秦莎莎恬不知耻的说到。

等他吃干抹净后,秦莎莎殷勤的接过他手中碗,顺便把泡好的苦丁茶递了上去。

顾元叹摆摆手道:“马上就休息了,茶就不喝了。”

“啊,不喝茶啊?那我帮你捏捏肩吧!”说着真准备上来帮他按肩膀。

顾元叹哭笑不得道:“不用不用!你看天也不早了,你也早点睡觉吧。”说着就准备起身离开了。

“那个…那个……”

“怎么啦,有事吗?”

秦莎莎嗫嚅了好一会都没说出口,最后颓然道:“没事~”

顾元叹点点头出了房间。

等他身影消失在门外树荫后,秦莎莎痛苦的楸着自己头发,不甘的嚎叫道:“啊啊啊…你不是一向自诩雄辩无敌小能手的嘛,怎么现在连话都不敢说了!”

就在这时,秦芙推门走了进来,看她湿漉漉的头发,显然刚洗过澡。

“大晚上鬼哭狼嚎的干什么呢?”

听到她姐姐的话,秦莎莎郁闷道:“你的莲子羹被某个负心汉喝掉了。”

“他回来啦?”秦芙放下手中的换洗衣物疑问到。

对于她姐姐迟钝的反应,秦莎莎真是无语问苍天,感慨道:“都是同一个妈生的,为什么我就这么聪明伶俐,你就那么笨呢?”

秦芙呵斥道:“秦莎莎,你又在胡说什么疯话?”

小姑娘转头深情的看着她姐,认真的问道:“姐,问你件事啊”

“什么?”

“以你这个智商,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秦芙楞了下,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道:“秦莎莎……”

“啊呀,姐,我错了……啊哈哈,我真的错了……”

“姐,我再也不敢了,哈哈……”

狠狠“收拾”了一顿秦莎莎,秦芙喘着粗气问道:“他刚刚跟你说什么了?”

古色古香的木雕大床上,秦莎莎四仰八叉躺在那里,酥胸剧烈的起伏着,好一会才看着秦芙道:“姐,你猜他会不会答应的……”

泉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泉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泉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泉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泉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