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流年】姑墨上空的云(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21:20

姑墨国王跋禄迦是个胖子,姑墨就来自他的姓名。也就是说,姑墨即跋禄迦,跋禄迦即姑墨。翻译过来,“国即是我,我即是国”。他没有别的爱好,只喜欢梦、安息的美女,爱嘬羊的后左腿骨。这些羊来自天山主峰托木尔山腰处的王家牧场,它们以雪莲为食,亘古冰雪为饮,由失宠的王妃饲养——为了能让羊以愉快的心情成长,她们必须高兴,面带微笑,行动轻快,唱他批准的歌谣。为了让羊的左后腿骨肌肉结实,骨骼强健,绵羊长到三个月的时候,国王会派出王国最优秀的行刑官,把羊的后右腿截掉,这样,羊的后半个身子只有后左腿支撑,后左腿就会变得粗壮。他用黄金打磨的王座前随时都有刚煮好的羊腿骨。可能是每天嘬羊腿骨的原因,跋禄迦肥胖,浑身的皮肤像羊油一样滑润。看上去,他像一个被放大了 2倍的白皙婴儿。
跋禄迦自从变胖后,就没有离开过王座。所以他的王座格外宽阔,兼容了寝宫、办公室、书房、国宾馆、后花园等诸多功能。他在这里处理国事、接见使臣、阅读典籍、与宠妃云雨,看菩提抽枝、那伽开花。据《汉书·姑墨国传》记载,王国“户三千五百,口二万四千五百”,东有龟兹、北有乌孙、南有于阗、西有疏勒,可谓列强环伺。但他整天乐乐呵呵,心满意足。他觉得治理王国是很简单的事,王国的子民已被他父亲和祖父 得比绵羊还要温顺,到他继承王位,他只需要每天发出一道王旨即可。但他觉得这样的国王做起来委实没劲。他和用一百名壮士、三百匹虎纹神骥新换来的安息美女戏乐一番后,在倦怠中忽然来了灵感,他招集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等大臣,宣布了以梦治国的国策。
辅国侯忧伤地望了一眼斜卧在雪豹皮上的安息美女闪烁的双眸和裸露的酥肩,深吸了一口宫殿里用返魂树脂制成的帕提亚香的香气,心不在焉地问道,我最为崇敬的王,您所说的梦是晚上睡觉时做的梦还是白日梦?
跋禄迦启动他婴儿般红润甜蜜的嘴唇,宽容地说,是梦就行。
跋禄迦觉得世界上最难驾驭的就是梦。为此,他新设驭梦府,任命了一名驭梦大臣来管理王国子民的做梦事宜。每天,凡王国子民所做的梦都要在清晨太阳出来前如实上报到驭梦府派驻各地的录梦官那里。录梦官把收集到的梦报告给驭梦府,由其中的官员分拣出来,驭梦大臣再从中挑选吉祥、美好、神奇、宏伟的梦,刻录在木简上,呈报国王;国王从中挑选自己最喜欢的梦,据为己有,抄写在丝绢上,批复给驭梦大臣,让他昭告整个王国,然后拨出银两,把梦变成现实。
梦既然是跋禄迦国王制定的根本国策,王国的一切活动都得围绕梦来实施。驭梦府很快成了权力最大、人员最多的机构,驭梦大臣成了除国王之外权力最大的人。
因为从全国上报的梦每天至少有两万余条,不管什么梦——即使是恶梦,也要如实记录,辑为《梦实录》,刻录在木简上。这些梦千奇百怪,你想啊,一个人每天做的梦各不相同,虽是一个只有二万四千人的王国,但要汇总起来,那也是很多的。记录梦需要大量的木简。这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伐木、把木头烘焙干、剖成木板、刨光、刻录。这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精壮男子被遣送到各地伐木、运木,在窝棚里加工木简,修建储梦馆储藏刻好的木简。识字的人都被招进王城刻录梦境。
王国北为高耸的雪山,南为浩瀚的大漠,东西戈壁绵延,除南边的塔里木河两岸有成片的古老胡杨林外,就中间这片绿洲生长着白杨、桑树、无花果、杏树、梨树、苹果树和核桃树。这些树是王国的屏障,提供了春天的花香、夏天的浓荫、秋天的果实、冬天的柴禾,抵挡了戈壁上的旋风,沙漠里的风暴,引诱远方的人到这里停留,自古以来很少有人动过。但自从开始录梦,经过不停歇的砍伐,不到一年时间,绿洲上的白杨就砍光了,又过了一年时间,塔里木河沿岸的胡杨全部倒下。当驭梦大臣把这个情况禀报给国王时,国王说,不是还有果树吗?
但那是维持子民生计的。
有麦子和玉米就行了。
不到一年时间,果树也砍光了。要刻录木简,只有到邻国去购买木材,这无疑要耗费王国不少的财富。

整个王国的子民,都把做梦当成了头等大事。大家见面后,都是问候“做梦好”,分手时,则彼此祝福“做个好梦”,为了做梦要保重身体,家里有了喜事,便说是梦想成真了,人要是遇到不幸,就会劝慰说,没事儿,还有梦呢。
一个子民做的梦如果有幸被国王相中,国王就会给予奖赏,奖品是一截被国王嘬过的羊腿骨。那是至高的荣耀,一家之主会把它挂在脖子上。这成了王国子民一生最神圣的追求。
有人梦见国王一次迎娶了七名安息美女,国王很高兴,让驭梦大臣按照美梦实施。驭梦大臣便用七百名壮士、二千一百匹虎纹神骥到安息换来了七名美女,这成了他实现的最大的一个梦。虽然王国的壮士更加缺乏,战马已不能维持正常的巡逻,但国王特别高兴,把先前那名安息美女赏赐给了驭梦大臣,给做那个梦的子民赏赐了三根羊腿骨和一头种羊。这使王国的人非常羡慕,把他视为梦神。
驭梦大臣见有利可图,就给梦神修了一座庙,这个新的神就真的来到凡尘,在这个王国诞生了。到这庙里祈求过的人都由驭梦大臣派人亲自记录梦境。只要来祈祷,就是没有做梦,驭梦大臣的人也会宣称说,人们一夜要做很多梦,醒来能记得的只有一两个,有些根本就记不得了,但那些遗漏的梦梦神能够看见,并能从其中挑选最好的,转达给录梦人。总之,来这里祈祷过的人都做了好梦,有很多得到了国王赏赐的羊腿骨。人们听说,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献上麦子、水果、鸡、蚕丝、甚至牛羊和马,梦神除了日常所需,自然不敢享用,都奉献给了驭梦大臣,驭梦大臣很快就成了王国最富有的人。
驭梦大臣还根据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想定律”来推测臣民的思想,开始人们把自己的梦如实报告,比如有人报告自己做梦去了于阗国,还有人报告自己牵走了邻居家的马,有人梦见自己做了国王,最后都倒霉了。梦见到邻国去的人以叛国罪论处,被剁了头;赶走邻居家马的人被判偷窃,剁了双手;梦见当了国王的,罪不容诛,全家抄斩。从王国的历史记载来看,梦见自己做国王的人不在少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因此被诛者多达二百一十三户,一千四百四十口,血的教训让子民们学聪明了,那类梦没人敢再报告。但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却是根据类似的梦被国王杀掉的,当然,这是驭梦大臣诬陷的结果。王国最重要的职位都被驭梦大臣的亲信占据了。其实,这个王国已被他完全控制。
驭梦大臣本可取而代之,但他怕姑墨的宗主国龟兹不答应,何况龟兹之上还有大汉呢。他觉得自己已享有国王之实——就是那七个安息美人,也实质上归属他了,他觉得自己暂时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风险。

让子民每天做梦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驭梦大臣发现,上报给他的梦越来越少。最后降到每天不足百梦。
这一是人们对做梦已经厌倦。你想啊,每天鸡叫二遍就起来,不是去劳作,不是去睡个回笼觉,不是去想办法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而是把一家老小叫醒,每个人先讲述自己的梦,收集起来后,要赶紧骑着驴,乘着夜色,跑到录梦官的衙门前排队,把梦汇报给他。想起来这也不难,把一家人做的梦讲给录梦官就行了,其实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每句话都要反复斟酌,不然一句话说错,就会因梦获罪。这些原来成天种地放羊的子民都以诚实为美德,要撒个谎比从国王嘬过的羊腿骨中嘬出骨油还难。但他们为了活命,必须得学会撒谎。即使这样,还是有不少人面对录梦官讲述自己和家人的梦境时,不小心说了实话,当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已经晚了,为了免于刑罚,他们往往会倾家荡产。即使你说的都是用谎话编造的梦,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录梦官想要敲诈你,也会在录梦时偷改你的讲述,然后拿着这样的梦来找你,木板刻字,你的任何辩解都没用,只能赶紧打点。
后来,很多人只做恶梦,这些恶梦都与录梦官有关,自然不敢跟录梦官去讲。即使有些人偶尔还做其他梦,也害怕冒风险,害怕录梦官的敲诈,干脆说没有做梦。
跋禄迦已从驭梦大臣那里得知,因为有梦,王国已变成人间乐土,子民个个生活在美梦里,幸福无比。
驭梦大臣在没有清理掉其他大臣之前,不敢怠慢,用王国的财富根据梦建造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建筑:有沙垒的城堡、倒着栽种的树、在水里点着蜡烛的池塘、一架能把黄沙像水那样扬起来的巨大风车,有安着鹿角的马、羊角的狗和尾巴上绑着孔雀羽翎的牛;有一段时间,王国的人见面时必须哈哈大笑;过了一段时间,他又令所有子民相互见面时对唱情歌;他还命令过王国的人把上半身包裹严实,只露出一只眼睛和一张嘴,而下半身裸露……当王国的将领大臣都成了他自己的人,他把国王拨给他的金银直接放进了自家的金库。也就是说,他用王国子民的梦,置换来了自己的一切。
国王那里很好应付,驭梦大臣编些美梦给他呈上,国王挑中他最满意的,从国库拨下金银了事。驭梦大臣的一切都是靠梦获得的,梦的减少,无疑会动摇他的基业。他肯定不允许自己的子民无梦。他准备把这种情况报告给国王,希望他能以身作则,多做垂范。因为他突然记起,国王似乎没有做过梦。他这才知道,国王原来是个没有梦的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做梦一直通过他的子民。驭梦大臣的梦也不多,但他毕竟还有做梦的时候,比如他就曾多次梦见自己在梦里看不起龟兹王,对大汉的西域长吏也颇不以为然。他还梦见三十六国臣服于他,他率领多国联军灭掉龟兹,远征长安,一统东到大海之滨,西到高山之巅的广大疆域,像大汉的皇帝一样,佳丽如云,声威远播。
他见到国王,用表面恭顺的语气说,我最为尊敬的国王,您以梦治国的伟大方略实施已有三年,举国上下积极做梦,可谓梦想纷呈,在你伟大思想的指导下,经过王国子民的一致努力,距离我们建成伟大梦想之国的目标越来越近。但现在子民的梦越来越少,他们急需国王……您予以鼓励,小臣记得,您还没有……亲自……给我讲过您做的梦呢……
国王“呵呵”笑了,孤有万千子民,他们有梦,孤心安矣。
可是……
孤会做梦的,孤的梦酝酿已久。
小臣和举国上下的万千子民期待我最为尊敬的国王早日做梦。
你传孤的旨意,把它昭告到王国的每个角落,一个梦想之国,子民无梦,成何体统?每个人即使放下其他活计,也必须做梦,无梦者,罚!拒绝做梦者,重罚!
诺!驭梦大臣偷偷望了七个安息美人一眼,退下了。
跋禄迦宽厚仁慈地笑了笑,拥过七个安息美女中他最宠爱的一个,说,子民无梦,王国危矣!看来,孤得亲自给他们做个梦看看了。

跋禄迦要专心做梦了。但他一觉睡到大天明,脑袋里却了无梦痕。无梦让他精力充沛,其实挺好。但他不知为何,却有些紧张。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已有若干年没有做过梦了。他以为是那七个安息美人让他生活过于圆满、肉体过于劳累、神经过于松弛所致,便把六个美人赶开了,只留下最宠爱的一个陪他。但三个月过去了,他还是没做一个梦。他把最宠爱的美人也赶开了。他亲下王旨:为便于孤安心做梦,今后孤不摇响金玲,大文臣武将不能上殿打扰;孤不摇银铃,侍卫不得入宫打扰;孤不摇响铜铃,嫔妃侍女不得到近旁侍候。
王宫一下安静下来了。身边没有了七位叽叽喳喳的安息美人,跋禄迦觉得生活原来是如此空虚。多年来,他第一次独处,第一次尝到了孤独的味道——像把碱土和苦艾一起咀嚼。他想起了那些被他杀掉的旧臣,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他斜倚在王座上,很快睡着了。
他梦见身下铺着的雪豹皮活了,雪豹驮着他,在布满冰雪的悬崖间飞奔;把他送到了一座他似曾相识的、白雪覆盖的高山跟前。它很像托木尔峰,但比它还要高拔。一条黑色的道路盘旋而上,直上云霄,像没有尽头,很多人在那条路上负重而行。他们衣衫褴褛,面色枯槁,饥寒交迫,身上的重物压得他们的腰贴到了地上。他在这里碰到了辅国侯。他像遇到久未见面的故交一样惊喜,竟忘了王臣之间的礼数,老远就喊,啊,辅国侯,你怎么在这里?
辅国侯双脚打颤,他没有停步,他身上那个铁条编成的背篓很大,背着满背篓的人头,怕人头滚落,它们被串在一起。他剧烈地一边喘息着,一边从脖子上端下自己的头——像从头上摘下帽子一样,提在手中,他手中的头声音淡漠地说,哦,是王啊,您怎么有时间来这里闲逛啊?
自孤确定以梦治国的大政方针以来,王国井井有序,人民安居乐业,需孤操心的事少多了,所以很闲。
呵呵。辅国侯提在手里的脑袋莫名其妙地笑了两声。
你能把头安在脖子上说话么?这样有一点……
有一点惊悚是不是?你看我背了一背篓的头,早已习惯了。我把它提在手上,是想让您看看当年斩下我这头时水平多么高。想让您由此知道,我在辅助您治理王国时,王纲多么严明。从我背的这些头颅你就可以看出,有很多脑袋是被胡乱剁下的。而治理一个国家是否成功,关键体现在细节上。

共 1209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文字,读来令人叫绝,让读者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构思与行文技巧。姑墨国王跋禄迦,继承了王位,而这个王国的子民已被他父亲和祖父 得比绵羊还要温顺,他甚觉无趣,居然想出用国民做的梦来治理王国。为此,他新设驭梦府,任命了一名驭梦大臣来管理王国子民的做梦事宜。让他没有料想到的是,驭梦大臣成了除国王之外权力最大的人,他成了实际上的国王。为此,他杀害了辅国侯等众多忠臣和很多无辜百姓,很多人纷纷逃往国外。为了记录梦境,大肆砍伐树木,特别是把抵挡戈壁上的旋风和沙漠里的风暴的树木都砍光了。王国财力空虚。终于国王也被王宫内堆积如山的刻录梦境的木简燃着的大火烧死了,整个王国付出了几乎亡国的代价。小说用离奇近乎神话的传奇文字娓娓道来的故事,寓意深刻,意味深长,耐读耐品。精巧的设计,绝妙的构思,娴熟的写作技巧,大气有味!佳作,流年倾情推荐!【编辑:山地7 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72528】
1 楼 文友: 201 -07-24 17: 5:56 富有传奇色彩的小说,值得一读。谢谢作者赐稿流年!
2 楼 文友: 201 -07-25 22:15:06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脑血栓腿不能动怎么恢复
如何给小孩健脾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儿童中暑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